东财VS同花顺!互联网金融争霸史

软件控 2022-10-10 313

作者:君临

来源:君临团队

近期一波凌厉的上涨,又有了梦回2015的感觉,乐视虽已残了,但"东大同"仍展现出了几分当初的霸气。

牛市,本就是互金板块的主场。

在浩荡的互联网金融大潮中,且看谁主沉浮!

 1 

1990年,浦东新区和上交所相继成立,沉寂多年的上海再次躁动起来。

笃信一运二命三风水的国人,在有了证券市场这个平台后,压抑的赌性得以疯狂地释放出来。

一夜暴富在这里不断上演,股市的造富效应吸引着全国各地的追梦人疯狂涌入,也衍生出了各种提供股票信息的服务。

当时很多人对股票还很陌生,他们需要各种财经资讯和工具来辅助投资,在狂热的行情中,这类需求非常旺盛。

1993年,几个年轻人也踏上了这条卖水路。

>>>万得·陆风<<<

湖北青年陆风,在少年时就有很强的文人情结和理想主义色彩,他喜欢写诗,在西北轻工业学院读书时,还创办了文学社。

好在,他不是一个纯粹的文青。

大二时,陆风疯狂地痴迷计算机,经常通宵钻在学校机房里,为了开发一个设计服装的软件,甚至自己学习裁剪衬衣。

大学毕业后,陆风被分配到纺织工业局上班,这是多少人争破头的好单位,可陆风上了3天班就辞职走人,理由很简单:那里没电脑。

1993年,陆风辗转来到上海,在交易所门口,他发现一个让人震惊的现象。

小贩们把上市公司的资料复印出来,一张售价10元的信息单居然引得股民疯抢,要知道当时的10元钱能荤素搭配买上好几个菜,足够一大家人酒足饭饱的。

这一发现让他欣喜若狂,租了两台电脑,开始收集上市公司的资料做成软件卖,万得金融数据库的起步就是从这张小小的软盘开始的。

从94年开始,万得主要就是给证券公司提供F10类的基础信息服务,一套软件能卖到几万元,陆风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。

>>>同花顺·易峥<<<

93年,就读于浙大电机系的易峥还未毕业,皇城脚下长大的他,会编程,尤擅组织调配。

靠着自己的人脉,在接了个开发证券分析软件的活后,他拉起三四个人,开始了创业之路。

1994年,期货交易已开始兴起,易峥和伙伴们在杭州成立了同花顺,开发出一款叫“龙虎榜”的期货交易分析软件,赚到了第一桶金。

虽然因大环境变化,龙虎榜玩不转了,但尝到甜头后,易峥对交易软件已情有独钟。

1997年,网上交易软件面世,易峥研发成功后,开始向券商提供网上行情交易系统,并逐渐成为行业翘楚。

>>>东财·沈军<<<

与以上两位工科男不同,沈军性格外向,在大学里就混得风生水起,还创办了上海交大社会实践中心。

而沈军实践最多的就是刚兴起的股市,四年大学生涯,沈军积累了丰富的专(炒)业(股)知识。

93年毕业后,沈军进入中国国际期货工作,在这家国内最大的期货公司里,沈军成长迅速,开始以“其实”这个笔名在《上海证券报》等媒体上发表有关期货的文章。

此后,沈军的触角越伸越远,参与创办过投资顾问公司、证券培训学校、咨询机构和证券公司,阅历非常丰富。

在证券分析领域,其实这个名字也越来越响亮,《大公报》曾称其为“中国B股研究第一人”。

这些虽然都是陈芝麻烂谷子,但这几尊大神都是各自企业的灵魂人物,只有了解他们的成长史,才能对企业的发展历程有更深刻的理解。

更何况在风云诡谲的资本市场,往往一步错,便是咫尺天涯。

 2 

2001年开始,A股迎来了一场长达4年的大熊市。

从历史的后视镜里看,当时互联网已开始普及,是布局互联网金融的最佳时期,但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时,所有人都被裹挟着前进,谁又能看清未来的方向。

这个漫长的寒冬里,金融服务行业开始走向分化。

如日中天的158海融卖给了和讯网,金融数据鼻祖深圳巨灵转型财经媒体,连马云都窘到想把阿里巴巴打包卖掉,QQ更是连100万都卖不出去。

在那个互道傻逼的年代里,陆风、易峥、沈军也开始了自己的表演。

万得面对券商的压价和港澳资讯、维赛特等对手的竞争,沦为了金融民工。

事越来越多,钱越挣越少。

但在员工眼中,人丑、脾气怪的陆风抗压能力却是超一流的。

跪着生or站着死?

在理想主义满满的陆风看来压根不是难题,他在绝境中找到了一条道路,向美国彭博看齐。

梭哈金融终端!

当时,彭博终端机已成为全球交易员的必备神器,靠着这款产品,即使在2001年的寒冬,彭博的营收仍接近30亿美元。

2003年,万得从产品形式到管理风格,全面向彭博学习,陆风甚至要求中层像读毛选一样读彭博创始人的自传。

最终万得终成中国的彭博。

在2007年的牛市里,无论是券商、基金还是银行机构的专业人士,想要使用万得金融终端,都需要预付高达几万到十数万一年的服务费。

陆风终于站着把这钱赚了。

这时期的同花顺发展也不可谓不快。

2002年,参与起草证监会的网上交易管理办法,专业技术和行业地位都已拔尖。

2003年,国内65%的券商都在使用同花顺的网上交易平台。

但行情低迷时,大家都吃不饱,扛不住的易峥已开始考虑转行,甚至还蹭热点成立了生物公司。

沈军则避开了这轮寒冬,高筑墙、广积粮,继续活跃在股评电视等平台,积累自己的人脉和资本。

2004年10月,财经网站金融界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,极大地震惊了国内的同行。

金融界的业务模式是以网站作为引流的平台,通过炒股软件把一部分免费用户转换为付费用户,从2001年开始,业绩年年保持高增长。

金融界的成功充分证明了C端市场的发展潜力,2(er)B才发展2(to)B业务。

迷茫中的金融服务商们开始纷纷布局个人业务。

 3 

2005年1月,沈军成立了东方财富网,正式进军金融信息服务行业,可以说沈军卡位非常成功。

当时,持续多年的熊市让人们谈股色变,炒股炒出了偷情的感觉,走在大街上,也感觉低人一等。

很多门户网站和财经网站纷纷退出和弱化其财经业务,在各大门户网站里,财经板块都放在不起眼的地方,股民找点财经资讯得翻半天。

沈军在资本市场浸淫多年,对股民有非常深刻的了解,针对性地设有财经、股票、基金、理财等多个专业频道,实现了财经资讯与金融信息的全覆盖,增加客户的黏性。

同时借助自身的媒体资源和疯狂打广告引流,在PC端的蓬勃发展下,东方财富网快速地崛起了。

2006年1月,沈军还推出了股吧这一利器,迎合了股民的社交欲望,成为股民交流信息,报团取暖的最佳场所。

时来天地皆同力,在07年那波牛市的助攻下,东财一跃成为了国内财经门户网站的一哥。

在东财的成长过程中,沈军也展现出了一个伟大企业家的的胸襟和格局。

东财成立之初,所有的注册资本全部来自于沈军的个人积蓄,还和4位共同创始人约定,一年后可以以原始价格从其手中购买一定数量的股份。

风险独自担,利益共同享。

沈军懂得取舍,在2007年进行了第一轮转股,以1元/股的价格向熊向东、徐豪、陆丽丽等12名自然人股东转让了38.7%的股权。

此后又进行了数轮的增资和转股,将有价值的天使投资人、公司高管、券商、直投都拉了进来。

以熊向东为例,华映资本创始人,曾任IDG中国基金投资总监,是中国早期投资界的大佬级人物。

正如任正非所说,钱给多了,不是人才也是人才。

在沈军这里则是,利益给够了,敌人也能变盟友。

正是这批盟友的存在,让东财在发展过程中无往不利,得以在2010年成功上市。

沈军的个人持股从87%下降到了28%,持股市值则从261万增长到38亿,这一增一减足见沈军的智慧。

手握门户网站和股吧这两大利器,东财掌握了海量的用户,剩下的就是怎样变现。

东财选择的是销售基金,当时我国对基金销售把控严格,从事基金销售业务需要取得相关牌照,银行是代销基金产品的绝对主力。

随着我国逐渐对互联网金融松绑,2012年2月,东财成为首批获得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的公司。

在东财的倾力培养下,天天基金网以服务好、品种全、优惠力度大等优势备受客户青睐,背靠海量客户资源,迅速成为东财最主要的核心业务。

2015年,东财代销基金销售额达到7432.55亿元,成为行业内仅次于工行的代销巨头。

销售基金为东财贡献了24.51亿元的营收,占比高达83.47%,同比暴增557%,成就了东财2015年的封神一战。

此后,东财以美国嘉信理财为蓝本,开始全面布局。

2013年7月,东财历时5年研发而成的互联网金融大数据超级终端“Choice资讯”正式问世,进军金融数据机构服务市场。

2015年,东财并购西藏同信证券,成为国内第一家,也是唯一一家互联网券商,打造了东财互联网金融帝国最重要的一块拼图。

2016-2018年,东财的证券业务营收分别为11.49、14.34、18.13亿元,营收占比高达50%+,公司的上限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

 4 

再看同花顺,机构户被万得垄断,门户网站竞争不过东财,PC端被大智慧压制,易峥选择了布局手机业务。

同花顺效仿金融界,2006年推出了手机炒股软件,在即时行情信息基础上增加了买卖10档数据、成交大单分布、资金持仓成本等服务。

在渠道的推广上,同花顺选择了与移动、联通等运行商合作,2007年成为了三大运营商唯一的手机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,手机端的注册用户迅速增长。

2009年6月,同花顺的手机端注册用户为516万,其中付费用户达到65.4万,转换率高达13%,B2C业务为同花顺贡献了83.8%的业绩。

可以说,易峥在手机炒股软件上非常成功,但易峥也想实现全方位布局,毕竟金融信息服务业务性质趋同,本就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局面。

同花顺建立了自己的财经网站,并在2013年推出了收益宝跟风卖基金,但效果却不甚理想。

除了产品、渠道等方面的原因外,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峥在格局上不如沈军。

从股权结构看,同花顺上市前,易峥与另外三个创始人叶琼玖、于浩淼、王进分别持有48%、16%、8%、8%的股份。

还有20%在凯士奥投资公司手中,而这个公司也是他们占了大头。

上市后,变化也不大,这几位分别持有36%、12%、6%、6%的股份,直到现在仍然如此。

说好听点,是看好同花顺的发展前景不愿稀释股权,不好听点,就是这个小团体排斥一切外力的介入,闷声发大财。

在同花顺员工眼里,易峥工作是最卖命的,也是最抠的。

2011年,《华夏时报》还曾提到同花顺的种种抠门做法:年终奖200元,但要大年29才发,2009年公司上市时,易老板大方地为每个基层员工发了一包10颗以内的糖果。

易峥还有句名言:员工不可有钱。

上帝是公平的,在拒绝别人的同时,自然失去了很多发展机会。

因此,在最重要的券商布局上,东财成功了,大智慧并购湘财证券失败是自己作死,而同花顺则连绯闻都没闹过。

同花顺走技术路线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好在易峥深刻地明白同花顺的优势所在,并坚持以技术为导向不动摇。

如果只能做技术,就把他做到极致。

偏执狂同样能成功。

近年来,同花顺不断加大研发投入,2018年的研发投入为3.96亿元,占营收的比重高达28.56%。

正如万得陆风所说,在互联网金融服务行业,先行者占有绝对的优势,加上易峥对研发的偏执,在证券类APP里,同花顺是当之无愧的头牌。

根据易观千帆的数据,同花顺2018年度月平均活跃用户数3776万,是东方财富网(1183万)、大智慧(790万)和华泰涨乐财富通(658万)总和的1.5倍。

 5 

回顾过去有必要,但更重要的是着眼于未来。

对同花顺而言,最大的资本就是在证券类APP里无可比拟的竞争优势。

2015年,同花顺APP的月活就曾达到3000万+。

2016年5月,在股市陷入低谷时,同花顺仍以月活2862.8万高居第一,第二三名的大智慧、东方财富分别为1214.4万、1035.2万。

从易观千帆最新的数据看,2018年同花顺的月活增长最快,东财平稳增长,大智慧多元化失败后,APP已掉出了第一梯队。

数据是最真实的,在易峥的技术导向下,同花顺APP的霸主地位很难撼动。

从变现方式看,同花顺主要分为增值电信服务、广告及推广服务、软件销售、基金销售等四大类。

基金暂不用提,肯定是卖不过东财的,增长潜力有限。

软件销售则是指同花顺在2012年推出的iFinD,主要是针对机构户卖收费软件的服务。

同花顺的iFinD甫一推出就遭到万得的阻击,长达4年的官司最终以万得胜诉告终。

iFinD的推广进展也不大,最近三年的营收分别为1.14、1.47、1.43亿。

金融终端市场,更看重的是数据的质量,这是万得的主场,且与机构打交道本就不是易峥的强项。

东财的Choice虽然2013年才推出,但门户网站起家的东财在产品力和渠道上要强大的多,反而混的风生水起。

广告及业务推广很好理解,就是用APP为券商导流。

这类业务现在已非常普及,各类公众号、平台都在为券商导流。

同花顺掌握了最庞大的客户群体,完全可以坐地起价,毕竟连东财都只为自家券商导流了,这碗饭只有同花顺吃的最稳。

接下来则是最主要的增值电信服务,这项业务就是利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为散户提供各种工具辅助炒股。

这就是同花顺的主场了。

同花顺的财富先锋、短线宝、金融大师等产品都是智商税收割神器。

水平不够,工具来凑。

在喧嚣的牛市里,永远不会缺少为智商充值的股民,毕竟这些工具的确有一定的辅助作用。

靓丽的业绩是股价最好的春药。

2015年,同花顺的营收增长了6倍,净利润增长了16倍,股价翻了23倍。

2018年3月,易铮在股东大会上表示,同花顺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人工智能。

同花顺近年来的研发方向也主要是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 金融工程等。

AI炒股,想想就让人期待,至少很多股民是吃这套的。

从转化率看,使用证券类APP的全是要交易的股民,属于精准制导,天然转化率就比其他APP高。

这也意味着同花顺的APP月活越高,付费用户越多,业绩越好。

在牛市里,一不留神,嘭的一声业绩就炸了。

这也是同花顺的弹性比东财大的原因。

至于发展前景,中国人炒房、炒茶叶、炒姜蒜、炒古董,哪样不炒?

只要有利益就没有中国人不炒的,赌性已深入骨髓,深怕没跟上节奏。

牛市来了,谁也不能阻挡跑步入场的股民大军。

 6 

东财转型互联网券商后,与同花顺已是截然不同的存在。

东财的业务很简单,就是以用户为核心,提供基金和证券服务。

同花顺是赚产品的钱,东方财富则是赚通道的钱。

东财的股吧、门户网站、行情软件三大平台都是免费的,主要用于导流卖基金和提供证券服务。

东财与传统券商相比,虽然在投行、承销发行等业务拍马不及。

但东财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海量的客户资源,可以依靠三大平台,提供源源不断的客户,在发展潜力上要大的多。

东方财富作为互联网券商,成本比传统券商低的多,还经常搞活动,返红包之类。

虽然在券商里是搅屎棍,但的确压低了整个行业的佣金水平,为股民谋了福利。

2015年,东财并购同信证券时,经纪业务市占率只有0.27%,根据申万宏源的推算,2018年Q3已达到2.89%。

千万别觉得这一比例低,2018年Q1,东财的市占率为2.08%,在所有券商中就已排到了15位。

在庞大的基数下,每前进一步都很难,东财的经纪业务跻身全国十强就在眼前。

为争抢两融客户,东财还曾在2016年搞活动提供5.99%的利率。

2017年5月东财把利率调到6.99%,仍比券商平均8%以上的融资利率低的多。

东财近三年基金销售额分别为3060.65、4124.02、5251.62亿元,在熊市里年均复合增长率仍高达30%。

在证券和基金两大业务的支撑下,东财的业务稳定增长,在2018年的大熊市中,仍交出了一份靓丽的财报。

东财所图还不止于此,2018年11月16日,东方财富宣布面向机构户免费开放Choice金融数据终端半年,开始争夺金融终端的市场份额,向万得宣战。

同花顺也赶紧跟进,iFinD宣布降价30%,并承诺三年内不涨价,免费升级至智能投研系统。

近年来,万得在陆风的带领下,闷声发大财,外界知之甚少。

陆风在某种程度上,已把万得视为禁脔,比易峥还看得紧,不上市,开拓新业务也浅尝辄止。

但万得金融终端的业绩的确很好,2016年营业收入为13.3亿元,净利润高达8.26亿元。

紧闭的大门迟早会被野蛮人撞开的。

2014年,高盛就牵头向Symphony投资6.6亿美元发展新的金融信息服务终端,对抗彭博昂贵的收费。

现在,东财已瞄上了这块肥肉。

截止目前,东财已完成了3+3的全领域布局:

三平台:股吧、门户网、手机APP

三产品:证券、基金、金融终端

且东财所图甚大,都是奔着行业龙头去的,打造了自己独有的互联网金融生态。

这样的东财发展潜力非常大,或许也只有用那句Zhuang B话来形容,天空才是他的极限。

大智慧已残,万得太封闭,互金的旗帜只有东方财富和同花顺能扛。

一个弹性大,一个走的稳,争论谁值得买,毫无意义,一万个人眼中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

铁打的平台,流水的股民。

手握千万股民,同花顺和东财已先天立于不败,布局也均已完成。

万事俱备,只等牛来。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